見證歷史!日本央行已成股市最大投資者,持股市值達45.1萬億日元

騰訊證券12月9日訊,日本的“日本化”進程還在繼續,這就使得日本央行大膽地走向其他央行“瘋子”們從未去過的地方。

與大多數發達國傢的央行不同,日本央行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放棄瞭不操縱股市的任何借口,十多年來一直都在購買ETF(交易所交易基金)和REIT(不動產信托基金)。這種超現實的單向“航行”在11月份跨越瞭一個歷史性的裡程碑:根據日生基礎研究所(NLI Research Institute)股票策略師Shingo Ide作出的估測,日本央行在這個月成為瞭本國股票的最大所有者,其所持日本股票的總價值攀升至45.1萬億日元(約合4340億美元),創下歷史紀錄。

在今年的新冠病毒疫情期間,日本央行為瞭為支撐本國股市而大舉購買ETF,再加上隨後的估值上漲,從而使其持有的日本股票投資組合的價值在11月份達到瞭上述水平。

據報道,這標志著日本央行的持股量首次超過瞭另一個日本“市場鯨”的持有量,後者是世界上最大的養老基金,即日本政府養老金投資基金(Government Payment Investment Fund)。據估計,該基金上個月所持日本股票的價值為44.8萬億日元。

這還意味著,日本央行對本國股票的購買量已經達到瞭堪與日本最大養老基金的購買量相比、甚至更勝一籌的水平,實際上就相當於日本央行正在支持日本的退休制度。這其中的邏輯在於,如果日本央行沒有支撐日本股市,那麼日本的退休制度就會變得資不抵債。由於日本國債的收益率幾乎為零,因此該國很大一部分的退休“財富”都存放在股市中。

可以肯定的是,無論哪條“日本鯨”更大,這兩個公共實體在公共“資本市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獨立的價格發現已經不復存在)上龐大的存在感,都已經因其對市場價格的影響而引發瞭人們的擔憂。日本富國資本管理公司(Fukoku Capital Management)的首席執行官Satoshi Okumoto表示:“日本央行是個國有機構,而政府養老金投資基金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公共養老基金,它們攜手購買本國股票,這給人帶來瞭一種扭曲的感覺。”

從這番話中可以看出,Satoshi Okumoto可能意識到瞭一件事情:如果沒有這兩大機構“扭曲”性的買入,那麼日經指數和東證指數的價值將會遠低於當前水平,而他本人很可能會因此而失業。

在意識到將資金配置到零收益率的日本國債上是個失敗之舉以後,日本政府養老金投資基金在2014年加大瞭對股市的投資,當時它將本國股票的配置目標提高一倍至25%,寄希望於通過轉向高風險資產來提高回報。日本央行從2010年開始認真地購買ETF(日本央行之前也一直在購買股票,但規模要小得多),後來該行行長黑田東彥(Haruhiko Kuroda)推出瞭旨在史無前例的刺激計劃以重振經濟,因此更是加快瞭購買ETF的步伐。

隨著新冠疫情爆發並導致股市暴跌,日本央行今年進一步加大瞭其股市支持計劃的力度。日本央行在3月份表示,該行今年可能會購買價值12萬億日元的日本ETF,是其年度目標的兩倍。在經歷瞭幾個月的大舉買入之後,現在日本央行購買股票的速度已經放緩,2020年的總購買量可能會低於新的理論上限。但從長期來看,預計日本央行還將彌補上這種差距。

但日生基礎研究所的Shingo Ide認為,即使是繼續以目前的速度買入股票,“日本央行和日本政府養老金投資基金的股票持有量之間的差距也將進一步擴大”,特別是如果股價繼續上漲的話:東證指數在11月份攀升瞭11%,而日經225指數則飆升15%,創下瞭自1994年以來表現最好的一個月。Shingo Ide認表示,這就導致日本央行在11月份購買的股票的未實現收益一度超過10萬億日元。

有趣的是,日本的策略師們會花時間提醒讀者,稱各國央行永遠不會賣出它們買入的股票。野村證券(Nomura)的策略師Takashi Ito表示:“日本央行從未對其所持股票進行獲利瞭結,隻會繼續增持ETF。”而與此同時,日本政府養老金投資基金“不得不在價格較高時拋售股票,以調整在其投資組合中所持股票的權重”。

但Shingo Ide指出,隨著日本央行增持更多的股票,該行“可能會面臨更多的審查”,這種審查將會涉及到的一個問題是,當股價像目前這樣高漲時,日本央行是否還需要繼續購買股票.。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一再表示,購買ETF是為瞭實現該行通脹目標而實施的貨幣刺激措施的一部分內容。鑒於過去10年發生的事件,這個借口既可笑又愚蠢,因為就連小擦鞋工都知道,日本央行唯一的使命就是確保股市永遠不會下跌,而商業周期依然死氣沉沉。(星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