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字是亭的成語大全_關於末字是亭的成語的意思

內容目錄

 末字是亭的成語大全_關於末字是亭的成語的意思 成語故事問答

當前瀏覽器不支持播放音樂或語音,請在微信或其他瀏覽器中播放

五、詞的平仄規律;“句”與“豆”;律句,拗句(常見拗句、少見拗句、罕見拗句),詞的拗救。1~11字句的規律。  詞的平仄句法是有規律的,但是又比律詩復雜許多。下面我們來仔細講解。 

 (一)“句”與“豆” 

  詞的句法裡有“句”和“豆(讀)”。句,大傢都不難理解。豆是什麼呢?它是詞的特點之一。

 1、一字豆

  前面介紹詞譜時,有的句子是上一下四,這第一個字就是一字豆!這種五字句相當於一字豆加上一個四字句,和律詩中的律句是不一樣的。例如:辛棄疾《沁園春》“正驚湍直下”應該讀成“正——驚湍直下”而不能讀成“正驚——湍直下”。一字豆常用仄聲,仄聲中又常用去聲,很少用平聲。

 2、三字豆

  還有的句子是上三下四、上三下五、上三下六等等。例如:《滿江紅》“憑欄處、瀟瀟雨歇。”就是上三下四,前三字就是三字豆!不能讀成“憑欄——處瀟——瀟雨歇。”三字豆常用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少用平仄平,禁止用平平平!切記! 

 (二)律句和拗句;1~11字句的規律。 

  介紹詩律時我們談論過律詩的句子有律句和拗句之分,同樣,詞的句子也有律句和拗句之分。而且有許多相似點,此外,詞的拗句還可以細分為常見拗句、少見拗句和罕見拗句!

  常見拗句使用頻率高,接近某些律句。少見拗句頻率低,一般不用,特殊情況下可以使用。罕見拗句很罕見,往往見於少見詞牌(特別是長調),而且是該詞調的特征性句子!

  下面我們根據句的字數來分別介紹:

1、一字句 律句:平 仄

  一字句很罕見,《十六字令》的第一句是一字句“平。”《釵頭鳳》上下闋末句可以看作疊用的三個一字句“仄、仄、仄。”除此以外,

沒有見到一字句。

2、二字句

  律句:平平、平仄。 少見拗句:仄仄。 罕見拗句:仄平

  “平平”、“平仄”常用,往往要入韻。而“仄仄”很少見,“仄平”更罕見!

 (1)用“平平”的例如《南鄉子》上下闋第四句:

  《南鄉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懷》宋·辛棄疾

  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北固樓。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盡長江滾滾流。  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

 (2)用“平仄”的例如《如夢令》第五、六句,而且常用疊句:

  《如夢令》宋·李清照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3)有些詞調下闋首句是五字句或六字句,可以拆成2+3或2+4的句式。這時的二字句必須入韻!例如:

  《滿庭芳》下闋首句“平平平仄仄”可以變成“平平,平仄仄。”

  《霜天曉角》下闋首句“(平)平平仄仄”可以變成“(平)仄、平仄仄。”“仄仄”也見於這句。

  《沁園春》下闋首句可以變成“平平,(仄)仄平平。”

3、三字句

  律句: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常見拗句:仄仄仄、仄平仄。

  少見拗句:平仄平、平平平

 (1)律句如果單獨使用,往往不用“仄仄平”。“平平仄”和“平仄仄”往往可以變通。

 (2)拗句“仄平仄”往往可以替換“平(仄)仄”。“仄仄仄”往往可以用“仄平仄”、“平仄仄”等變通。

 (3)“平仄平”、“平平平”較少見,《長相思》上下闋首句可以用。例如:

  林逋《長相思》 

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送迎。誰知離別情。 

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 

 (4)兩個三字句組合,常見的有:

  平仄仄,仄平平。《搗練子》、《漁父》、《鷓鴣天》等。在小令裡,這種格式非常嚴格,不能變通。在長調裡,前句前2字往往可平可仄。切記:後句第二字不能用仄!

  仄平平,平仄仄。《蘇幕遮》、《祝英臺近》等。

  (仄)(仄)仄,(仄)平仄。《相見歡》、《滿江紅》等。

  仄平平,仄平平。《江城子》。

  仄仄平,仄仄平。《長相思》。

 (5)三個、四個三字句組合。常見的有:

  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訴衷情》

  (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水調歌頭》、《六州歌頭》

  一字豆領四個三字句,如《六州歌頭》下闋首句: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

4、四字句

  律句:(平)平(仄)仄(含: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含:平仄平平) 

  常見拗句: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平仄平。

  少見拗句:仄平仄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

  罕見拗句: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平。

 (1)律句和“特種律”句

  律句常見“(平)平(仄)仄”和“(仄)仄平平”。前者有二種格式是“仄平平仄”和“平平平仄”,合起來是“(仄)平平仄”,有的格律研究傢(王力等人)認為這是一種“特種律”句,第三字必須用平聲。翻開王力主編的《詩詞格律》等有關書籍上的詞譜,有許多“特種律”句。但是經過嚴格的校對,這些所謂的“特種律”句,一個接一個地被否定!如果每個詞牌用16首作品校對,90%以上的特種律都被推翻!如果用32首作品,則99%以上的都被推翻。綜合大量校對結果,古人喜歡使用“仄平平仄”這種格式,但是仍然可以用“平平仄仄”、“仄平仄仄”;除瞭極少數句子因語法要求必須用“仄平平仄”外,幾乎沒有“特種律”!六字句情況也大致相同!

 (2)常見拗句:

  平仄仄平 《一叢花》上下闋倒數第三句。

  仄仄仄平 《沁園春》第三句。

  平仄平仄 《永遇樂》第三句。

  平平仄平 《太常引》上下闋末句。

 (3)少見拗句:

  仄平仄平 《沁園春》第三句。

  仄仄平仄 《雨霖鈴》第三句。

  平仄仄仄 《沁園春》第一句。

 (4)罕見拗句: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平、

  這三種句式非常罕見,常見半常見詞調是見不到的。史達祖《壽樓春》中罕見拗句很多,其中就有“平平平平”、“仄平平平”。 

 

5、五字句

 (1)律句:(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常見拗句: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與律詩不同,在詞裡本句第一字有時是可以用仄的)、(仄)仄仄平仄。少見拗句:(平)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

罕見拗句:其它組合的五字句都是罕見拗句!(上一下四的五字句除外)。

 (2)五字句(上一下四)首字多用仄,很少用平聲。後四字同四字句,常用律句,少用常見拗句,其它極罕見(沒有見到)。

 (3)註意:五字句律句和上一下四句有時可以互換,但是可平可仄字的位置要相應變化,

仄(平)平(仄)仄(上一下四)←→(仄)平平仄仄

仄(仄)仄平平(上一下四)←→(仄)仄仄平平

例如:

  《摸魚兒》辛棄疾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惜春常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春且住!且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怨春不語,算隻有殷勤,畫簷蛛

網,盡日惹飛絮。  長門事,準擬佳期又誤。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閑愁最

苦。休去倚危欄,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休去倚危欄是上二下三“(仄)仄仄平平”,但一般都是上一下四“仄(仄)仄平平”,辛棄疾另兩首也是上一下四。)

6、六字句,可以看作二字句加四字句或四字句加二字句。

 (1)律句:(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六字句是四字句的擴展,它也和四字句一樣,有所謂的“特種律”句“(仄)仄(仄)平平仄”,但是嚴格校對後,“特種律”還是被推翻瞭

!例如:

  《如夢令》三十三字 單調,仄韻。別名:《憶仙姿》《宴桃源》《比梅》《無夢令》等。

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

* *  · * *  · *     * *  ·  ·  · * *  ·

例句:《如夢令》宋·李清照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註:四個六字句多用“仄仄仄平平仄”少用“仄仄平平仄仄”。 

           * *  ·    * *  ·

各傢詞譜,基本都把《如夢令》的四個四字句標註成“特種律”的格式(第五字必平!)當我們讀李清照另一首《如夢令》時卻難以理解:

  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第一句第五字“日”是入聲,難道李清照出律嗎?——這肯定不可能的!經過校對後發現,雖然詞人喜歡用“特種律”,仍然可以用律句

!二者僅是統計學上的差別!

 (2)常見拗句:

 (仄)仄(仄)仄平平 《念奴嬌》下闋第一句。

 (平)平(仄)仄平仄 《念奴嬌》上下闋末句。

 (平)平(仄)仄仄仄 《水調歌頭》上闋第三句,下闋第四句。

 (3)少見拗句:

 (平)平(仄)平(平)仄 《齊天樂》上闋第二句,下闋首句。

 (仄)仄(平)平仄平 《一萼紅》下闋倒數第二句。

 (4)罕見拗句:其它都屬於罕見拗句。

7、七字句

  七字句是五字句的擴展,所以變化基本相同。

 (1)律句(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

 (2)常見拗句:(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平仄(與律詩不同,在詞裡本句第三字有時是可以用仄的)、(平)平(仄)

仄仄平仄。

 (3)少見拗句:

 (平)平(仄)仄(平)仄仄 《西河》第三段首句。

 (仄)仄(平)平仄仄仄

 (仄)仄(平)平平平仄 《賀新郎》有四個七字句可以用這種格式。

 (4)罕見拗句:其它組合的七字句都是罕見拗句!(上三下四的七字句除外)。

 (5)七字句(上三下四)三字豆情況前面已經介紹。後四字同四字句,常用律句,少用常見拗句,其它極罕見(沒有見到)。

8、八字句

  多用上三下五,即三字豆加五字律句(也可用上一下七)。一般來說,三字豆末字為平,五字律句仄起。三字豆末字為仄,五字律句平起。但是不是絕對的。

  嶽飛《滿江紅》:待從頭、收拾舊山河,  毛主席《沁園春》:引無數、英雄盡折腰。

9、九字句

  常用上二下七、上四下五或上六下三,也可以是三字豆加六字律句(可以換一字豆加兩個四字句)。

最常見的格式是:

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 * *   ·

例如《虞美人》、《相見歡》、《南歌子》等。

10、十字句

  罕見,《摸魚兒》上下闋各有一個十字句。格式為三字豆加七字律句:

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  * *   ·

11、十一字句

  常用上四下七或上六下五,後五字往往是律句。如《水調歌頭》的上下闋各有一個十一字句。如果是上五下六,則為:

平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

* * *  *   · 

如果是上四下七,則為:

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

* *  ***   ·  

 (三)詞的拗救。 

  詞的拗救和律詩有所不同:律詩拗瞭,往往必須救,而詞往往是拗而不救。詞中僅有本句自救,即律詩中孤平的自救!該用“平平仄仄平”的地方,第一字用瞭仄聲(孤平,即:仄平仄仄平),第三字應該補償一個平聲,變成“仄平平仄平”。七言則是由“(仄)仄平平仄仄平”換成“(仄)仄仄平平仄平”。出現這樣的情況,不能算作“出律”的! 

 

 六、入聲、上聲可以代替平聲的問題 

  有人認為古人寫詞時常用入聲、上聲代替平聲使用,許多詞牌的一些字必須用平聲!例如:

各傢詞譜,基本都把《如夢令》的四個四字句標註成“特種律”的格式(第五字必平!)當我們讀李清照另一首《如夢令》時卻難以理解:

  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第一句第五字“日”是入聲,難道李清照出律嗎?——有人說這是因為入聲可以代替平聲。其它一些詞人在四個四字句第五字用仄聲時也多是入聲或上聲。

  再看看其它詞牌,也有許多類似的例子。《菩薩蠻》上下闋末句第三字有人認為必須用平,理由就是入聲、上聲可以代替平聲!(多數詞人用仄時用的都是入聲或上聲)。此外,《好事近》《更漏子》等詞牌中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等句式,明明倒數第二字有人用仄聲(多數是入聲和上聲),詞譜卻非要規定必須平!——看起來很有道理呀!?可實際上是不對的!

  古人確實有用入聲、上聲代替平聲的情況,但是不是常規。如韋莊的“白頭誓不歸”(《菩薩蠻》)、辛棄疾的“可憐白發生”(《破陣子》)、楊萬裡的“看十五十六”(《好事近》)等,如果不用這個理論解釋,肯定是出律的!但是,這種情況很少見!

  綜合以上情況,入聲和上聲代替平聲確實存在,但是是在不得已情況下的補救辦法,並非常規。絕大多數情況下,入聲和上聲仍然是作仄聲的!至於為什麼有人認為入聲和上聲代替平聲很常見,實際上這些所謂的“格律專傢”(首推龍榆生)根本沒有仔細校對過詞譜!卻把古人的話曲解並當成不可違反的理論! 

 七、詞的押韻和對仗 

 (一)、詞的押韻和對仗 

  和律詩一樣,詞也講究押韻,平聲、入聲單用,上聲去聲通用。

  由於有許多詞牌,所以詞的押韻和律詩有些不同,有的詞牌必須用平聲韻,有的必須用仄聲韻,還有的是平仄韻交替押韻。某詞牌規定用平聲韻,就不能用仄聲韻;規定用仄聲韻,就不能用平聲韻。除非有另一體。

  同時用平聲韻和仄聲韻的詞牌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平仄韻同部,另一種是平仄韻不同部。同部的如《西江月》: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 * *  * *  · * * * · * * *· ‖

 例:《西江月》 宋·辛棄疾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稻花香裡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韻腳“蟬、年、片、前、邊、見”都是同部的。

不同部的如《菩薩蠻》: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換平)

* *   · * *   ·

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換仄)

*   · * * ·

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換平)

*   · *   ·

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

*   · * * ·

 例:《菩薩蠻》唐·李白 

平林漠漠煙如織,寒山一帶傷心碧。暝色入高樓,有人樓上愁。 

玉階空佇立,宿鳥歸飛急。何處是歸程,長亭連短亭。 

  入聲韻獨立性很強,有些詞牌習慣上是用入聲韻的,例如:《憶秦娥》、《念奴嬌》、《滿江紅》等。但是並非不能用上聲和去聲韻。 

 (二)詞的對仗 

  詞的對仗,有固定的,有一般用對仗的,也有自由的。

  固定的對仗,例如《西江月》上下闋的前兩句。此類固定的對仗是很少見的。(實際上,西江月這兩句也有少數的詞人沒有用對仗)

  一般用對仗的(也可不用),例如《沁園春》上闋第二三句,第四五句和第六七句,第八九句;下闋第三四句和第五六句,第七八句。又如《浣溪沙》下闋頭兩句。再如《滿江紅》上闋第五六句,下闋第六七句。

  凡是前後句字數相同的,都有用對仗的可能。但是用不用對仗是完全自由的!

  詞的對仗,有兩點與律詩不同。第一,詞的對仗不一定要以平對仄,以仄對平。第二,詞的對仗允許同字相對。如:“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李之儀《卜算子》) 

 八、詞譜的制定(例作的選擇;古人制定詞譜的方法和局限;正體和變體的區分) 

 (一)例作的選擇 

  制定詞譜,先要選例作。例作的選擇直接影響到詞譜的準確性。一般應選唐朝、五代、宋朝的作品。宋朝以後,由於元朝統治者重武輕文,詞的格律規則部分失傳,詞人對格律的理解已經和前人不同,有的詞人僅僅滿足於字數和句數的相同,平仄全然不顧,所以不能使用他們的作品。至於現代的作品,更不能作為例作來校對詞譜瞭(少數合律的還是可以用來舉例的,)! 

 (二)古人制定詞譜的方法和局限 

  古人制定詞譜,將古人同詞牌的作品放在一起,比較其句讀、押韻、平仄以及變通與否,制成詞譜,規定字數、句數、平仄、押韻、對仗等要求,以及哪些字可平可仄等。格式有不同的,另列一體,選最早或最常見的名傢所作一體作正體。

  但是這種方法有缺陷:第一,有的詞牌例作太少,或者編者見到的作品太少,詞譜中就會有許多可平可仄字校對不出來!嚴重影響詞譜的準確性。第二,正體和變體區分不合理,區分過於嚴格,反而使正體的例作更加缺乏!如《滿江紅》,戴復古有首作品比正常格式多押一個韻,其它格式根本沒有明顯區別,就被另立一體。又如《水調歌頭》,賀鑄又一首作品用瞭平仄韻同部通押(他喜歡這樣做,其它詞牌也好如此),也被另立一體!還有什麼樣的體是正體,有人認為最早的是正體,名傢作品是正體。實際上有的作品出現雖早,但是格律沒有定型,後人

模仿者極少,根本不能做正體!如李煜的《破陣子》(四十年來傢國)、韓幄的《生查子》(侍女動妝奩)等。還有的詞牌,格律根本沒有定型,各傢,甚至同一詞人的各首作品格式都不一致,根本沒有正體可選!

  那麼正體和變體如何區分呢? 

 (三)正體和變體的區分 

 1、正體的特點:(1)符合格律規則,以律句為主或基本用律句。(2)使用頻率最高和(或)出現最早。

 2、變體特點:在正體基礎上,出現字數、句讀、平仄、押韻等變化,但是大部分格式仍然與正體一致的變調稱為變體,變化過多,就不再是變體,而是同名異調!

 3、成為正體的條件:正體的使用頻率最好能占該詞牌的50%以上或更高。而且使用頻率最好明顯高於使用頻率最高的變體。出現最早並不是正體的決定條件。

 4、正體和變體如何劃分?

  總則:按格律嚴格程度,小令>中調>長調,正體變體劃分的嚴格程度亦相同。

(1)字數變化:某句字數的增減都能成為變體,如《卜算子》。不過有人認為是襯字。

(2)平仄句式的變化:如果某一句的平仄格式變化,如“平平仄仄”變成“仄仄平平”,就可能是變體。變化可以是一種律句變成另一種律句,也可以是律句和拗句的轉換。在小令裡很嚴格,在長調裡如果不涉及關鍵句子,且多個句子變化交織,可以不算變體。如《水調歌頭》、《念奴嬌》、《沁園春》等。

(3)押韻變化:平仄韻全篇變動,同時拌有句式平仄變化,肯定是變體!如《滿江紅》、《憶秦娥》等詞牌有平韻、仄韻兩體。如果隻是1、2句押韻的增減,往往可以不算變體。例如《沁園春》首句可以入韻,但是這是完全自由的,所以不算變體。

(4)句讀變化:明顯的句讀變化肯定是變體。但是要註意:五字句可以拆成2+3,六字句可以拆成2+4,九字句可以由上三下六變成上六下四。十一字句可以是上四下七或上五下六。等等。一般可以不認為是變體。 

敬請關註醉月詩苑ylpzzysy,郵箱1451057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