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實相生,光影共存,黃幻吾繪《野渡舟橫》

在文學界有個說法,描寫雙胞胎的小說創作難度很大。以武俠小說為例,金庸的《俠客行》與古龍的《絕代雙驕》都沒有體現出作者的最佳創作實力。其實,畫傢也不喜歡畫“雙胞胎”,也就是畫那些帶有鏡像效果的作品,比如鏡中成像、水中倒影。這和文學傢寫不好雙胞胎是一個道理。

寫不好和畫不好的原因很相似,在創作既要照顧到形象的相似,又要體現出形象的差異,實在是太難瞭。包括很多現代畫傢,在參加一些大型畫展的時候,都不拿鏡像作品參展。不過,有一位近代名傢,他嘗試在創作中引入色彩的冷暖變化和國畫創作中虛實相生的理念,畫過一幅《野渡舟橫》,讓人看到瞭一些新意。

黃幻吾 野渡舟橫

這位畫傢叫黃幻吾,青年時跟隨嶺南畫派名傢學習,而後前往上海定居,與海派名傢相互學習,形成瞭自己融合創新的畫風。《野渡舟橫》中的“實境”部分僅占畫面三分之一,剩餘三分之二都是“虛境”。黃幻吾用國畫寫意技法畫瞭水岸一角,通過枯枝交錯表現空間的深遠。

他在描繪實境的部分時,用筆極有力量感。哪怕是為瞭表現渡口荒涼,所畫的一叢野草,也要中鋒用筆。更不用說畫岸邊石塊的時候,更是筆力千鈞。他把自己的筆墨技巧,都用到瞭這一部分。

黃幻吾 野渡舟橫 局部

從畫中舟船部分,黃幻吾開始瞭嘗試虛實相生。他筆下的小船,帶有明顯的素描味道。他通過西畫手段,表現實境與虛境的轉化。實境是真實存在的,是虛境的基礎;虛境是依附實境而產生的,是實境的衍生。這樣說可能理解起來有些困難,那就結合畫意解釋一下。

船在水中的倒影幾乎都被舍棄不畫,水面上直接就是岸邊枯樹的倒影。倒影中還有一道殘陽的虛像,讓水中光影令暖交替。色調上的變化,補足瞭虛境的細節,進而與岸邊實境成為渾然天成的一體。

黃幻吾 野渡舟橫 局部

這樣的畫作,具有一定的超前性。畢竟在傳統繪畫中,常常出現的鏡像題材多為“美人照鏡”,很少有國畫傢下這麼大力氣畫水中倒影。黃幻吾在創作中流露瞭一點點炫技的意圖,他加重瞭作品的技法難度。先引導大傢關註,再慢慢讓大傢感悟。他的創作意圖很適合表現作品的新意。

看水中倒影,真的很好奇黃幻吾為什麼能夠從傳統文化中尋找主題,然後再用當時最先進的手法進行創作。也許這就是一個畫傢的探索精神,無論功過成敗,讓作品說話。

黃幻吾 野渡舟橫 局部

黃幻吾畫瞭很多有新意的作品,包括山水、花鳥。他的作品讓世人看到瞭近代畫傢在創作中的理性思考,也看到瞭傳統技法在面對其他風格流派時,依然具有強大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