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媒體人因拜登戴勞力士手表吵成一團

在一篇題為《拜登手腕上戴的是勞力士嗎?》的文章中,《紐約時報》記者亞歷克斯·威廉姆斯宣稱,拜登戴奢侈手表打破瞭總統的主流傳統。

“在他的就職典禮上,拜登先生把手放在聖經上,手腕上露出瞭他戴著一塊帶有藍色表盤的不銹鋼勞力士DateJust系列手表,這款手表的零售價超過7000美元(約合4.5萬元人民幣),與近幾十年來的每一位總統都佩戴普通手表大相徑庭。”

“對很多人來說,總統戴著名貴手表似乎並不少見。自由世界的領導人難道不應該戴一塊適合他職位的權力表嗎?”

在強調德懷特·d·艾森豪威爾和林登·b·約翰遜都以佩戴勞力士表而聞名之後,威廉姆斯聲稱,政治權力腕表在互聯網時代已經過時瞭,並解釋說,最近的幾位總統似乎都把這種奢侈手表視為脫離現實的精英主義的象征。

他舉例說,比爾·克林頓和喬治·w·佈什戴的天美時手表,奧巴馬戴的是Shinola和喬治·格雷手表。特朗普確實佩戴過勞力士等頂級品牌手表,不過他本身就是一名富豪。

威廉姆斯解釋說:“公平地說,拜登的手表沒有一個讓人覺得是‘奢侈品’,至少對那些習慣瞭瑞士手表價格的鑒賞傢來說是這樣。”

“例如,他的勞力士Datejust系列被認為是無可爭議的經典,但從另一種意義上說,幾乎可以被視為一個品牌的入門級,這個系列的價格在擁躉的關註下迅速攀升至五位數。”

左翼批評人士抨擊瞭《紐約時報》在社交媒體上的報道。《GQ》雜志的記者勞拉 巴塞特回應道:“在一個男人用瞭4年的金馬桶後,報紙頭條紛紛抱怨拜登的勞力士手表,這是惡搞嗎?”

“我的天哪,他有一塊勞力士手表。”《瓊斯母親》雜志主編克拉拉 傑弗瑞感嘆道:“這他媽到底是誰當上瞭總統?他的衛生間是什麼鍍金的?”

主持人阿基拉·休斯說:“人們肯定以為《紐約時報》肯定很無聊,沒有其他的事情可以關註瞭嗎?馬丁·路德·金紀念日過去還不到一個星期,你們都認為他的夢想是沒人可以擁有勞力士?閉嘴吧。”

“兩周前,我們的民主在美國總統領導的暴力白人至上主義陰謀集團手中搖搖欲墜。現在,紐約時報通過攻擊拜登戴勞力士手表的行為來顯示其公正性,這簡直就是恥辱,”電視編劇比哈爾說。

“最糟糕的總統醜聞是什麼?拜登戴著勞力士的時候,奧巴馬點瞭第戎芥末的時候,還是特朗普鼓勵一群叛亂暴徒暴力占領國會大廈,徒勞地試圖推翻他輸掉的選舉的時候?”VOX的記者伊恩·米利瑟問道。

“感謝上帝。我們又回到瞭充斥著愚蠢的、毫無價值的醜聞的好日子,比如手表、棕褐色西裝和第戎芥末醬。這比醜聞暴動、白人至上、子女與父母分離、腐敗、脫衣舞娘、濫用權力好多瞭,”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評論員納瓦羅也表達瞭類似的觀點。

“拜登每天都戴、戴瞭幾十年的勞力士,價格低於梅拉尼婭·特朗普的香奈兒套裝;梅拉尼婭的夾克和裙子的組合很容易賣到15000美元。這隻是一些背景。我們能不能談一談抗擊新冠病毒、經濟、國內恐怖主義等真實的事情,”記者梅麗莎·陳說。

本周,《紐約時報》成為瞭多起病毒式爭議的焦點。據報道,編輯勞倫·沃爾夫在拜登就職典禮前,特朗普抵達安德魯斯聯合基地時,發瞭一條慶祝推特,寫道:“我有點不寒而栗。”隨後被解雇。

《紐約時報》特約撰稿人威爾·威爾金森在推特上開玩笑說,為瞭國傢團結,拜登應該對邁克·彭斯實施私刑。威爾金森後來進行瞭道歉,但被解雇瞭尼斯卡寧中心負責研究的副總裁一職。